香港,我的家

香港始终是我们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吕氏春秋之谈

早在前秦,《吕氏春秋》中就已经记载了今天香港的血脉。当年的香港叫做“百越”,秦人南下之前,岭南连同香港,都被称为“南蛮之地”。

而事实上早在12万年前,岭南就已经拥有灿烂的文明火种,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。当地出土的大量石器、青铜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后来,秦人南下,将崭新的文明和技术快速传播到中国南端,新的火种得以传递。

秦朝作为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,将岭南设立“南海、桂林、象”三郡,香港纳入当地番禺县管辖,获得了正规的名分。

文明的延续

由于香港周边环海,气候燥热,古代的居民往往靠捕鱼为生,粮食作为相对缺乏,每年遇到台风等自然灾害,都会造成不小的损失。

而自秦王朝以来,北方来的贸易路线逐步打通,不仅送来了新鲜的粮食,还将纺织、锻造、农耕等更多先进的技术传递到岭南各地。

通过先进的技术和贸易,岭南人不再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”,从此有了对抗大自然的能力。

归属的依托

在两晋时期,香港归并到东莞郡宝安县,在隋唐时期,由于东莞县发展迅速,香港也划归到东莞郡的管辖。

贸易对于一个地理位置优越、资源有限的临海城市来说尤为重要。到了宋元时期,商品贸易突飞猛进,也给香港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。

在两广地区船只往来频繁,贸易类型丰富,内地大量商户和移民赶往南方,香港也成为了新的贸易枢纽。随着内地居民的往来和常驻,香港的经济、文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和突破,融汇到国家的血脉之中。

明清的波折

大明王朝将东莞县的部分划出成立新的区域,并称为“新安”,这也便是今天香港区属的由来。在“新安”地区,船舶往来频繁,港口兴建,延续了元朝的优势,成为海港的佼佼者。

到了清朝实行闭关锁国政策,将全国的港口和对外贸易封闭,只留广州一处作为对外视窗,香港也成为侥幸残存的贸易枢纽,在夹缝中保持着繁荣。

1841年,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,英国殖民者强制占领了香港岛,清军多次出师无果,最终在1942年,签订了《南京条约》,被迫把香港割让给英国;

1856年,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,清封建统治再一次遭受沉重打击,后来于1860年,与英国再次签订丧权辱国、割地赔款的条约:《北京条约》。九龙等多地再一次被英国殖民者强占。

1898年,英国强迫清政府签订《展拓香港界址专条》,俗称“新界租约”,将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北、深圳河以南的地区,以及200多个大小岛屿,以租借的名义占去,条约规定有效租期99年。

炮火洗礼后的新时代

1941年日本侵略者侵占香港,未见英国驻港军队流血奋战,直至中华儿女抗战胜利才使香港重回平静生活。

1982年,新中国开始与英国谈判关于香港重归祖国的问题,而在民间香港和内陆居民早已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最终,在1997年7月1日,香港正式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,香港采用“一国两制”的高度自治模式,让港人治港,保证了当地民众的民主权力。

自此以后,香港的经济贸易日新月异,在新中国的怀抱中,获得了从古至今前所未有的成就,也成为了全亚洲的骄傲,被誉为“亚洲四小龙”之一。

香港的突飞猛进,少不了内地的支持,在新的时期,香港凭借自身优异的贸易水平上,不断走产业变革道路,将众多制造业迁往内陆,突出发展服务业,截至2018年,服务业占比已突破90%;

同时,内地源源不断的物资和投资,也给香港注入了持续稳定的血液。2018年,香港实现28453亿港元的生产总值;2019年,香港连续25年,再一次荣获“全球经济自由指数第一名”的称号。

未来

未来香港七百多万的中国人,必将与亿万中国同胞一起,携手创造香港的辉煌。

香港人,中国人

转发给亲朋好友、孩子,香港永远属于中国。